收回保护罩,暗风与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两女站立在众精灵面前,虽然武技强横,但两个处子经历了这番狂猛的风暴,都有点站不起身子了。而希尔芙看了一眼才发现居然所有的精灵守卫

玛薇看着暗风所指的城镇—劳伦镇

收回保护罩,暗风与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两女站立在众精灵面前,虽然武技强横,但两个处子经历了这番狂猛的风暴,都有点站不起身子了。而希尔芙看了一眼才发现居然所有的精灵守卫都无力的蹲座在地上并且脸泛红晕,嗔怪的看了一眼这个让她既爱又恨的人类,对其它精灵们道:“我精灵一族从此只向暗风主人一人效忠,任何精灵都不能违背主人的意志。”这些精灵大都是精灵王官的直属守卫,对希尔芙最是衷心,虽然发生这样的事,但是她们心里没有一丝厌恶大精灵的情绪,只不过受的视觉冲击大了点,此时听到希尔芙的号令于是集体向暗风跪下,道:“属下愿从主人号令。”“好,不错。”满意的看着眼前下跪的完美的生灵,暗风点了点头,对玛薇道:“你告诉我,我们现在能用的部队有多少?”玛薇恭敬的道:“不包括放置在赛而防线的十五万,这里能调动的部队一共还有五万。”暗风笑了一下,道:“喔,不少嘛,你去传我的号令调动那十五万军队,我和希尔芙直接带领这五万大军立刻进攻我们的目标—”说道这里,非常愤怒的向着东方一指:“该死的人类!”“不要啊!”玛薇和娜沙异口同声地阻止道。“怎么?你们敢违抗我的命令?”暗风跳到两女面前,双手叉腰,用低沉且充满暴力的声音蛮横的叫道。玛薇和娜沙看着她们新主人的架势,不禁愕然对望了一眼,简直就是一副蛮横小孩才有的模样嘛!不过她们倒是不敢怠慢,玛薇略想了一下,对暗风解释道:“主人,您可能有所不知,现在我们如果攻击人类的话,那么我族很可能会有灭族之祸。”玛薇说道这里仔细思考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身为主人奴婢的我们可能会全部死掉的。”暗风听到这里,摸了摸玛薇乌黑的秀发,道:“嘿嘿,你这个奴隶倒挺会替我着想的啊,嗯,我可不要奴隶们都死掉,不过我一定要报复人类,你给我具体说一下现在的情况吧。”玛薇被暗风一摸,想起刚才这个主人干的荒唐事,脸上不禁泛起红晕,唉,真象个只会恶作剧的小孩子,但是竟然拥有那么恐怖的力量。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仇恨,但她也只有把详情告诉他,希望这个小魔头能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唉!精灵一族真是多灾多难啊!“主人,您看,这是整个大陆的军事分布图。”玛薇吩咐手下拿来一张大图,对着暗风详细地解释起来。“这是我们精灵之森,西侧是神秘的云龙山脉,东侧是人类的圣地昆仑山脉,北侧则邻接大海,这三处都是绝加的自然障蔽,但问题是南面正是物质丰饶的赛拉大平原,且没有任何屏障,六百年前兽族军队正是由此击溃我们的军队攻入我精灵族,屠杀了我们将近半数的族众,也由此和我们结下了解不开的血仇。”玛薇说道这里,表情十分沉重地看了看暗风。出乎玛薇预料,暗风这家伙居然非常认真的在听她讲话,并且他听到此处竟然拍案而起,愤怒的道:“可恶的兽族,放心,既然你们都成我的仆人们了,报仇的事交给我啦!继续。”本来想让他认识一下事情的严重性,从而打消报复人类的念头,但想不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周围的精灵们对这个新主人顿时好感大增。玛薇感激的望了他一眼,接着道:“现在我族和人类联合,在这里称为赛而防线的地方总共集结了六十万部队抵御魔兽联军,而魔兽联军一直以来和我方对峙的兵力总共在五十万左右,不过最近人类好象出了什么大麻烦,而这麻烦似乎是由魔兽联军引起的,因为近期他们的兵力持续增加,大有倾巢而出的迹象,现在据我军前方的估计大概集结了八个集团军,总数大约有八十万的部队。”暗风听到这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魔族搞了个‘绝阳大阵’,弄得人类集体阳痿了。想必魔族派夜馨来刺杀希尔芙是想更加稳操胜券吧!”“什么?!”玛薇听到后终于明白为啥人类部队最近气氛不大正常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大精灵被刺成功的话,人族精灵联盟的确会雪上加霜。本来想问:那你怎么没事呢?但转念一想这个没心跳的家伙大概不是人类吧。于是定了定神继续说道:“这样的话,情况更糟了,我们和人类联军很有可能会被攻破,如果我们象主人提议的那样攻击人类的话,很可能会遭到三方面的进攻啊。”“为什么魔兽盟军会和人类精灵盟军交战?”暗风问道。虽然不知为何会问这样幼稚的问题,但玛薇仍是耐心解释:“虽然原因很多,但主要是对资源的争夺以及种族之间的仇恨。”“人类败局已成,我们如果和魔族联盟,消灭人类之后再消灭兽族,这样我的仇,你们的仇就不就都能报了吧。”暗风得意的道。“怎么可能?现在的情况,要说服魔族和兽族对抗是没可能的啊!”玛薇不解的说道。暗风问道:“那魔族与兽族联盟,能得到什么好处呢?”经历过千年岁月的希尔芙解释道:“应该是将人类领土各分一半,战争谁肯做亏本买卖呢?”暗风道:“如果我们承诺联盟后将人类领地都给魔族,再和他们一起占据兽族,魔族应该会同意了吧?”在场的精灵们都有些军事、政治常识,听到暗风这样的说话,立刻以不可思议的目光重新打量这个她们原本以为只会“恶搞”的小主人。“非常有可能!”玛薇略一思索后答道,可以想象魔族宁愿对着稍微强大了一点儿的精灵族,也不愿面对和他们一同强大的兽族啊!这时他不得不惊讶暗风的分析能力了,好象对任何事情都一无所知,但稍微讲解之后,竟然立刻能想到这样的程度,虽然还有些不小的问题,但是长期战略上绝对是正确的!娜沙兴奋的说道:“这样即使没有人类,我们仍能站得住脚。而且现在的局势和人类联盟反而会加速我族的毁灭。”虽然对人类有些残酷,但六百年前人类不也是坐视精灵族被兽族屠戮吗?“主人,真的要这样做吗?”大精灵希尔芙毕竟有着慈爱的心,有些怀疑地询问暗风最终的意见。“你这个笨蛋奴隶!胸大无脑啊!?假如魔兽联军超过八十万,现在的人类只能把我们拖进坟墓而已!你难道眼睁睁看着你的族人再次被兽族屠戮吗?!不想为你的族人报仇吗?”暗风生气的说着,一只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希尔芙硕大的胸脯。虽然被暗风这样的教训,但希尔芙心里不但没有一丝厌恶,反而感到眼前的主人更加值得依赖、托付,想当初不正是人类袖手旁观造成自己眼睁睁看着数以百万的精灵惨遭屠戮吗?人类,也不过是个自私、阴险的族群罢了!于是对暗风道:“主人您教训的是,奴婢愿亲自随主人出征人类,誓死相随主人左右。”其实就连大精灵希尔芙自己也感到很奇怪,自己以前可是高高在上,受众精灵神一般的崇敬的,但为何如此之快就能改变心态,甘愿受这个小魔头的驱使呢。其实暗风不知道,就是从听到他这句话开始,风之大精灵的“心”已经开始渐渐的托付给他了。“主人,您打算先进攻哪里?不知您的仇敌在……”玛薇试探的问到,不过现在她是打心眼里尊敬这个新主人了。暗风指着地图上精灵之森东侧的一片山脉,毫无心机的说道:“这里,有一群人散发着非常讨厌的气息,就是他们在我一生下来就把我封印在这个身体里了,人类在这里有多少军队?给我打下来。”“什么?主人您说一生下来就被他们封印?您和阳风难道不是一个人吗?”大精灵希尔芙虽然知道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仍是忍不住心里的巨大的好奇,十分天真地问道。暗风又捏了捏希尔芙的丰胸,并且将其干脆握在手中,略微不屑地道:“都说你胸大无脑了!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和那家伙虽然是一个身体,但不知为何却是两个分离的精神。”看看希尔芙仍中不解的眼神,暗风有些不悦的道:“费话少问,那个白痴人类已经死去了,你这个小浪货!以后好好跟着我,听众我的命令就行了!”听到这样的回复, 吉林快三希尔芙一颗心冷到了极点, 吉林快3走势图自己的生命竟然是被一个人类换来的, 吉林快3开奖网身为大精灵的她不论对着阳风或是暗风都是那样的无奈, 吉林快3开奖网站现实还真是残酷啊!现在只希望主人能善待精灵一族就好了,想到这里希尔芙对暗风道:“主人,您说的那个地方是人类的圣地‘昆仑山’,而你说的那些人应该是‘昆仑的守护者’,他们绝对是人类中顶极的高手,‘昆仑’所布的军队只有一万左右,但是近邻的世界树所在地‘武德镇’却驻扎了十万的精锐部队。”暗风思索了一会儿,道:“给我挑选一万最精锐的部队,我亲自带领攻打昆仑山,从赛而防线撤下来的部队其中分出三万退守精灵之森,另外十二万编为一军,攻击并以最快的时间占据人类这里的城镇。”说着用手在地图上人类范围圈内一指。玛薇看着暗风所指的城镇—劳伦镇,在精灵之森东南方,是距精灵之森、武德镇都不足一百公里的中型城镇,如果在这里屯兵,不但与精灵之森的守军形成犄角之势,也让世界树的守军不敢轻易增援昆仑山,而现在的情况,快速拿下这个防守绝对不足的城镇也是可行的。“不过以我族的一个师对抗人类的一个师,我们精灵族会吃很大的亏啊。”玛薇十分小心地提醒暗风道。“放心,我自有我的方法,小馨馨,你回去和魔族谈判,小芙芙你就去做精灵们的备战工作吧!”暗风说着捏了捏两女的脸蛋。听到这样的称呼,两女羞得俏脸通红着领了命令。玛薇和娜沙正准备离开,却被暗风给叫住了,并且还叫住了另一个地精,一个叫玲丽的袖珍尤物,“你们三个奴隶别走,今晚就陪我吧,嘿嘿嘿……”一对儿黑白分明的暗夜族丰满美女,以及一个地精族的娇小可爱的绝色小美人,看得暗风口水直流,欲火一个劲地往上窜,拥有精灵族真是太幸福啦!看着盯着自己淫笑的暗风,玛薇不禁摇头苦笑,唉!刚才这家伙那么认真的样子,自己差点忘了他的真脸目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淫魔!不过既然承认他为主人了,玛薇三女现在的希望就是自己能给主人带来快乐了,而且她们现在一点儿也不再讨厌眼前这个不知是人还是魔的家伙。第二天一大早,被希尔芙吵醒的暗风相当不满,索性把她也按在豪华的大床上,并将这四个可怜的精灵折腾了个够。早餐之后开始了忙碌的军事准备,经过希尔芙的解说、鼓舞,所有精灵族众不但斗志昂扬,而且把暗风也当成神一样崇拜了,这使他今后做事也方便了不少。黄昏时分,诸事准备妥当,暗风带领一个师的兵力向着昆仑山脉急速挺进。这一万兵力中四千暗夜精灵族分别骑着战马,也就是所谓的精灵骑兵,而三千飞在空中的艾雅精灵每人带着一个地精战士,这样的行军速度也只有没有重装部队的精灵族能做的到,不过,也因此使精灵族在大规模冲击战中,每次都处于不利的地位。暗风索性骑在希尔芙的身上,飞在空中调整行军的速度和位置,本来其它精灵对他这种举动相当不适应,但既然他是大精灵的新主人,而且指挥调动也是毫无漏洞,在渐渐叹服他的同时,信心也大增,因为在暗风巧妙的指挥下,这一路上竟然没被任何人类发现。晚上没有月亮,星星是极稠密的。人类这个时候应该都睡了,四围真寂静呵。黑洞的天空中点缀着的繁星,预测推荐仿佛嵌在蓝色天幕上的一颗一颗的明珠宝石般分外的美丽,暗风向着早已休息好并调整完毕的奇袭师打出了进攻的信号。三千的艾雅精灵以半圆弧型飞至昆仑山前分布的军营上空,火箭纷纷撒下,片刻之后人类军营火光冲天,惨叫及惊呼声震天价响起。不愧是守护昆仑的部队,在这样被偷袭的劣势下,大部分人都训练有素地向阵地中心靠拢,并且开始拿起弓箭向着空中还击。“怎么回事?我们和精灵族不是同盟吗?她们现在竟然攻击我们,是不是疯了?”一个士兵衣冠不整的拿着一把大剑尽量挑开自己和身旁同伴附近的箭支,不解的大声嚷道。“事事难料啊!不过既然身在战场,唯一肯定的就是将攻击你的敌人击倒。”这人背靠刚才的士兵,由于同伴将自己周围的箭支阻挡开,他也得以将拉满的弓箭瞄准一个正在换箭的精灵,并且把握时机射了出去,同时冷静地对同伴说道。空中的精灵被射穿左肋,一声惨叫,扎头向下栽去,落地未死的她刚想再挣扎着飞起来,却被冲上来的几个人类愤怒的砍成了好几段!他们还来不及高兴,便看到从几个没被烧着的军营中冲出无数的精灵骑兵,而那几个军营中的士兵因为怕被烧及,早已抛弃营地聚集在这片中央的空地上,军营中的防御都成了摆设啦。而现在他们却发现四面八方都冲出无数的暗夜骑兵,她们冲击的目标正是他们最后守护的这块中央阵地。“射击、射击!”人类中有人大声呼喊起来,但是相应的却不多,一是因为距离已经太近了,大部分都已经拿上近战的兵器。二是匆忙跑出来带的箭支几乎在刚才射光了,而且射击黑夜里的暗夜精灵难度可比射击夜空中的精灵大多了。尽管这样,仍是有些前排的暗夜骑兵被射倒,但是这些倒下的骑兵立刻就被后方汹涌而至大部队淹没了。转瞬之间,暗夜骑兵们冲到了人类面前,纷纷举起她们的利刃、长矛,向着人类猛刺过去。“冲啊!杀死这些自私的人类!”“姐妹们,为了我们的族人,为了报我们的血海深仇,杀啊!”一些饱受六百年前大屠杀之苦的精灵们,此时都不自觉的将仇恨转移到了眼前的人类身上。分为五队的暗夜精灵,来回在这片空地上冲刺,人类勉强拼凑的方阵很快便被切割成了几块,首尾不能兼顾。“这是?地精!?”“妈的,精灵族真的疯了!”人类守军发现几次冲击过后,除了地上越来越多的尸体外,愈聚愈多的矮小地精们也手持匕首在人群里灵活的跳跃。宁静的夜空下,人类的圣地昆仑山前,大地正接受着血与火的洗礼。在被艾雅、暗夜、地精三个兵种连续的攻击下,原本万人的人类守军,经过这番厮杀,只剩了四、五千人,而精灵部队却只损失数百,骑在希尔芙背上指挥战场的暗风不禁暗自得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拍希尔芙的头,说道:“小芙芙!你的后背坐的我不是很舒服喔,你能不能翻过来飞啊?嘿嘿,坐在你的酥胸上想必会舒服多了!”希尔芙差点儿一个跟头栽在地上,这个淫魔这个时候竟然想到这种问题,不过说真的,她活了也有一千多年了,还真没试过翻个过儿飞呢,以后有机会一定得试试看。“主人,我真没试过那样飞啊,回去后再练练看吧。”希尔芙有些无奈地说道。但令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是,就是因为暗风这么个搞怪的念头,使得几年之后出现了一种全大陆军官们谈之色变的,被称作“空军克星”的精灵部队!现在剩下的最后一千多的人类军队也是相对更优秀的军人们,他们很有默契的有步骤地渐渐分散着搞突袭,虽然最近一段的“身体不适”对他们打击很大,但是现在面临生死关头,不得不做殊死抵抗。暗风发现有一个百人的小队相当的顽固,不断的增加精灵族的死亡数目,大怒之下一揪希尔芙的头发,道:“给我飞过去。”马上明白主人的心意,希尔芙快速急飞过去,在十多米的空中暗风便跳了下来,落脚点正是那百人小队的中心地带。凌厉的剑势自空中向着正中央一个似乎是队长的家伙斩下,这家伙身手也是相当了得,发觉空中气氛不对,立刻撞开周围的人,使暗风这一剑落空。望着落在百人队正中持剑而立的暗风和紧跟着主人飞下来的希尔芙,这个队长大惊道:“风之大精灵希尔芙!”旋即又对暗风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因为他看出这个从天而降的少年决不简单,尤其是他手中那把典雅的银白色大剑,简直就比希尔芙的精灵之剑还要夺目。“我是精灵族的主人—暗风。放下武器投降,可以饶你们不死!”暗风蔑视的看着周围的众人说道。“可惜我们的鲜血只为帝国、为人类而撒!要来就来吧!”这位队长望了望越来越少的战友们,豪迈的说道。“霍克师长!我们与你共生死!”“对!精灵族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混蛋!去死吧!”周围的人们被师长豪壮的语言激发,纷纷向暗风和大精灵砍了过来。“愚蠢!人类只不过是渺小而又卑贱的生物而已!”暗风怒吼一声,秘银剑星云因凝聚了大量的暗黑元素而显得漆黑诡异。“暗魔之剑—连牙!”漫天的黑影向着周围的人类扫去。刚一交手,疲乏的人类士兵便有几人被暗风的暗黑魔法剑打的飞了开去,希尔芙的雷霆魔法剑挥舞开来也是挡者披靡,这两个便如虎入羊群一般杀的这组百人队迅速的从内部瓦解开去。希尔芙抽空儿看了眼暗风的攻势,心道:“好凌厉的剑术,如果按主人所说,这是他有生第一次用剑吧,而这些剑招也明显的是从阳风的‘风雷之剑’中强化得来的,不但出招更加有效,原本的破绽也几乎消失了,主人可真是魔法和剑术的奇才啊!”“啪”的一声,抵挡了三个回合的霍克师长被希尔芙的魔法剑击了个正着,飞出去十多米远,而一个杀至的暗夜骑士顺手抄起这个昏迷的将领,将他俘获。此时暗风索性将剑上的魔法元素卸去,将自己体内的一种怪异气息试探的凝聚到剑身上,本是银白的剑刃上竟然出现了红色的光芒!挥舞这把散发红光的星云,暗风发现威力大增,即使距离数米之遥亦可伤敌,有了新发现的暗风于是更加兴奋的杀入人群,鲜血使整个空间都弥漫着血腥味,而被鲜血染红的星云更加红芒大盛,如红色的蛟龙一般飞舞在空中,此时的暗风宛如地狱的恶鬼一般。这队首领被俘的人马看到这样发飙的少年,战意大减,很快便失去了抵抗能力。这也是阳风第一次使用“杀气之剑”的威力。天色已渐渐明亮,战事也以渐告终结。这一役,暗风带领的一万精灵族有将近一千的精灵死亡,而人类则被俘两千多人,一千多逃散到山区里,六千多将士阵亡,人类的昆仑山守卫师可谓全军覆灭。暗风带领一千多精灵精锐浩浩荡荡的向着前方的昆仑山主殿—昆仑山守护者的所在地进发,而一路上与常理不相附的格外的寂静却让他多少有点纳闷。在云雾缭绕的昆仑山中,暗风也不知走了多少曲曲折折的盘山路,终于来到了雄伟的主殿之前,而出乎他的意料,迎接他们大军的只有一个白衣素妆的少女。“恶魔之子啊!跟我进来吧!”少女说完便扭头向大殿走去。“什么?我是恶魔之子?哼!怪不得我觉得不太象人类。去就去,怕你我就不来了!”暗风虽然对自己的身世并不知晓,但他觉得眼前这个人类似乎并没胡说,因为她的气息和大殿里的几个让他感到烦躁不安的气息是一样的,就如在他出生时就把他封印住的人类的气息一样。暗风与希尔芙并肩跨入大门,刚进入大殿的希尔芙立刻察觉不妥,大叫道:“主人不好,快退回去。”刚想退出门外的暗风发现身后出现另一个白衣女子,蕴涵着怪异力道的一掌向他打了过来,使他不得不向旁边倒退几步躲开这一掌。而就这么着时间一拖延,大门便“乒”的一声关上了。大殿四壁上出现了无数的图符,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欢迎光临!不过就算你不来,我们早晚也会找到并消灭你的!”为首的一个白衣少女恨恨地说道。“哼!这就是自称圣域守护者的所作所为吗?不过是些卑鄙无耻的小人而已!”暗风看了一眼周围按一定阵法排列的七个白衣少女,但当他看到大殿一角的一个中年美妇之后不禁愣住了。为首的这个最为清纯的少女说道:“想不到吧,正是你的母亲凯琳—以前是昆仑守护者的叛徒,但这次及时提供了消息,否则我们也来不及布这个阵。我们也因此原谅她的背叛之罪了。”暗风颤抖的握着手中的剑,指着凯琳道:“又是你这个女人!既然那么想封印我,为什么又要生下我?”凯琳听到亲生子的质责,瘫坐在地上,抽泣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为首的少女转向凯琳,道:“当然了,不但冒着背叛昆仑的大不逆之罪与万恶的嗜血魔神私通,还暗结珠胎,生下这个祸害。他带精灵族屠杀我们人类你也看到了吧!为了正义,这次绝对不能留他在世上。”“我一生下来就将我封印在黑暗的深渊,难道这也是你们信仰的正义吗?”暗风瞪视着为首的少女,虽然不知以前封印自己的那些人如今身在何处,但眼前的少女们显然是他们的接替者。听到这里为首的少女有些犹豫了,毕竟,每个生下来的生命都应该有生存的权利吧!但是她旁边的一个显得十分成熟的少女接替她道:“谁让你生为魔族!你这样的家伙生下来就是祸害而已,否则也不会连亲生母亲都不要你吧,而这以后我们也不会再封印你了,死亡是你唯一的选择,掌门,和这样的恶魔多说无益,快动手吧!”说完拿出一把细长的利剑带头冲了过去,而被叫做掌门的少女看到其她人都已摆好阵法,只是略一迟疑便和她们一同上阵了。“你没事吧?”对于对方的话语暗风置之不理,反而看到希尔芙面露难色,关心地问道。感激的看了主人一眼,希尔芙回道:“不知什么原因,身体不能移动,其它倒没什么大碍。”其实这是昆仑山守护的特殊阵法,在这种布好的阵型里,除了纯阳道体或纯阴道体外,其它生命都不能移动,而昆仑山守护无一例外的都是纯阳道体。听到希尔芙没有大碍,暗风放下心来,本想将火焰魔法凝聚在星云剑上,然而却发现这个空间凝聚不到一丁点儿的魔法元素,“有古怪!”暗风说着只得挥舞着星云剑迎击这七个白衣少女。“暗魔剑之—绝杀阵!”暗风见打了许久也不见占上风于是大喝一声,秘银之剑仿佛布成了个圆阵,将周围的攻势一一挡开,看到明显被打的失去平衡的一个白衣女子,毫不客气的一掌拍在她的右肩上,少女口喷鲜血退至一旁。暗风寻思:打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她们用道术,看来这个阵里不能使用任何的法术吧。想到这里,将自己体内的杀气凝聚在剑上,刹那之间,红芒大盛。“星云之剑!”看到这样的情况,为首的少女不禁大叫,也唯有完全由秘银打造的星云之剑才能将体内的气息凝聚到这种程度。想不到这把神秘之剑竟然在这个恶魔手中。“暗魔之剑—灭绝斩!”聚上杀气的星云之剑,对着少了一人的稍占劣势的阵型,暗风渐渐占了上风。“掌门!现在必须用那一招了!”那个相当成熟的少女费力的挡开暗风的一剑,大声叫道。掌门少女对正调伤的女子道:“小静,你没事吧?”“我没事的……”叫小静的女子说着坐起身来拿起旁边的剑,站在了一旁,仿佛等待什么似的。而此时六女很有默契的向暗风狠狠的击向同一个方向,而这时距此不远的凯琳张开嘴刚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眼泪更加汹涌的涌出。挡住这波凶猛的攻势,暗风终于立稳了脚,不过他却发现刚才狠命进攻他的六女都非常迅速的在据他不远处的几个方位分别有规律地站好,这样一来,暗风发现他恰好处在七女的中央,而她们手中的剑都朝向他所在的中心举起。暗风发现自己居然被一种莫名的气势笼罩其中,就算动一下手指都十分的困难了!而且这种气势正在他头顶处越聚越强。“恶魔!这便是人类道术的颠峰—太极之波动!下地狱去忏悔吧!”掌门说着,和其她六女一起将手中剑用力按下,而暗风头上的一个拳头大小的光波向着他压了下来。

  第2020023期福彩3D奖号为511,试机号为135,奖号特征为:组三,奇偶比3:0,012路比0:2:1,大小比1:2。

原标题:把握最新全球市场动向——华尔街图录(5月8日)

,,浙江11选5投注
上一篇:有诧异……轩辕岚见过更大的场面    下一篇:如何挑选好玩又可心的小跳蛋!-    

Powered by 江苏快3投注网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