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赛而防线西侧50公里的地方,魔族边塞都市撒马拉临时塔设的魔兽联军最高司令部里,激烈的讨论正在进行。“混蛋!都已经快半个月了,你们魔族究竟在等什么?”兽族中的狼人领

“谢谢你这些天的教导

位于赛而防线西侧50公里的地方,魔族边塞都市撒马拉临时塔设的魔兽联军最高司令部里,激烈的讨论正在进行。“混蛋!都已经快半个月了,你们魔族究竟在等什么?”兽族中的狼人领袖沃而德挥舞着锋利的爪子,对着会议桌对面的魔族将领们说道,脸上的一道疤痕因激动而显得更加狰狞。“哼!你这个头脑简单的白痴,我看你是被你们兽族与精灵族的旧怨冲混头了吧?现在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为什么要提前进攻?”属于魔族中的巫妖族统领丽佳,一个中年女巫妖向着沃尔德毫不客气的说道。“行了!大家别吵了,让克罗王子向大家解释一下这次的战略方针吧!”兽族大将军也是狮族的领袖烈尼阻止了纷乱的场面。克罗王子首先向台下躬身行了一礼,用敏锐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各位,说道:“大家都知道,人类已经被我们的‘绝阳大阵’搞得乱成了一团糟。但是人类仍然正常的女子部队再加上精灵族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虽然我们取胜的几率很大,但损失也会是相当大的,难道你们忘记‘赛而的血阳’那场战役了吗?”这时台下头脑简单的兽人大声且不满地问道:“那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又有什么用?”烈尼厌恶的向着出声的地方望了一眼,原来是熊族首领毕可夫,真是既无脑又无礼的一族,出身高贵的烈尼为兽族中有这样的家伙感到一丝耻辱,虽然在战争中他们是不可少的战力。被打扰的克罗王子仿佛没听到似的继续往下说道:“短时期里,这个方法的影响的确有限,但请各位设想两个月之后,不但男人们完全失去了信心,女人们也必将大受影响,出现内分泌失调一类的症状,到时候人类社会必将更加混乱,而因为我们前线一直布有大量兵力,他们的军队也必定会因一直防卫我们而身心俱疲。”“喔,原来是这样啊。”一些兽人领袖恍然大悟。“嗯,的确如此啊,不愧是军事、魔法全才的克罗王子,我好仰慕您!”女妖丽佳露出她闷骚的本性对克罗王子大拍马屁。“那我们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等到两个月以后啦?”沃尔德仍是有些不甘的问道。“不!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我们魔兽联军的伤亡,我们开战之前倒是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克罗王子的这句话一下把大家的注意力又集中了。就连烈尼也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克罗王子看了看各位首领,略一思索,眼睛里射出一道强烈寒光,道:“那就是……”“道法自然!万物规尘!出来吧!不死鸟—火凤凰!”阳风话音刚落,一只浑身发着火红烈焰的燃烧着的火凤凰从其右手箭般的飞出,数十米外的两棵大树顿时冒出一阵白烟后化为灰烬。火凤凰则绕了个圈又飞回到阳风的右手上,被阳风用掌力吸收回去。“老头!怎么样?我这招儿练得还不差吧?”阳风看着自己的右手毫发无伤,得意洋洋地对着大道师丹马斯说道。经过了一个月的刻苦磨练,阳风终于能成功发出五种属性的纯阳道术了,这五种不同属性的能量体分别被他称为“金之鬼手”、“水之牙龙”、“土之巨灵”、“木蜘蛛”以及他觉得最酷的“火凤凰”,以刚才的“火凤凰”来看威力已经远远超过他的“火焰风暴”了。“臭小子,先别得意,要想赢得‘大精灵的守护’可还差得远呢。”虽然丹马斯很惊讶于阳风的极高的悟性和充沛的精力,但为了激他一下,让他更加用心地去练,所以才不得不说出这样言不由衷的话来。“好,老头,等我把你这些绝活都学会了,看你还怎么说。来,快来教我下一个。”阳风很不服气地说。看到阳风果然中计,丹马斯很高兴,看来这个臭小子还真说不定能创造出另一个奇迹呢,于是对他道:“你应该知道,不论是道术还是魔法,在释放之前后必须要有一段无防御状态,这也是魔法师、道术师最大的弱点,只有加强剑术来尽力弥补这个不足,对了,你的剑术如何?”“我每天都有练啊!”阳风说着拿起旁边的一把剑,使出了他拿手的“无敌三砍”。“你这也叫剑术?能砍到敌人才怪?”丹马斯嘲笑的说道。“你学完道术之后,会有个人来教你剑术的,不过以她的个性,真不知对你是福是祸了?”“喔,是吗?她是谁啊?”阳风十分好奇地向丹马斯问道,然而这个可恶的老头只是笑而不语。转眼间阳风来皇宫已快有一个月了,由于经过了女王的特许,每日修道之余便进入皇家图书馆饱览群书,他的道术突飞猛进的同时对于各类知识也是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尤其对他最喜欢的军事方面的书籍更是看得爱不释手,所以他半夜才回去睡觉是经常的事。“啪!”的一声,一日大清早,阳风正在闭着眼睛琢磨丹马斯刚教给他的一个新的道术,突然觉得脸上被一个软忽忽的东西扫了一下,虽然很轻,但因为力道不小,所以也很疼,他睁开眼刚要发怒,却发现原来是阴阳卦王的宝贝女儿易彩虹,身穿红色的紧身练功衣,胯下骑一匹枣红色的小马,手拿一根打马鞭,正在冲着他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阳风早就知道这个“冰爆美人”不好惹,于是就换上一幅谄媚的笑脸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易姐姐您大架光临,我阳风从小就对您仰慕得很,只是无缘见面,今天能一睹您的风采,我真是三生有幸。易姐姐,您近来可好呀?”阳风说着,出于本性,嘴角不自觉得流出一丝儿哈喇子。易彩虹只是因为碍于女王的命令才不得已来教他剑术,但是心里老早就憋着一股火,不知为什么,她对男人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尤其是专门想讨好自己的臭男人们,一看到他们丑恶的嘴脸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由于在成人祭那天易彩虹目睹了阳风搭讪女王的全过程,所以对阳风早就愤恨不已,今天又让她看到他这幅让人恶心的样子,心里别提多么难受了,只想把五天前吃的东西都给吐出来。不过做为少数的几个知情人,她现在还是会听从女王的命令教导他的。易彩虹听罢并不答话,只是愤怒地举起了手中的鞭子,“唰!唰!”对着阳风狠狠地抽去。阳风此时正在静观其变,忽然看到易彩虹俏脸发怒,自知情况不妙,靠着自己敏杰的身手向旁边轻盈地一跳,轻轻松松地闪了过去。在一旁站定后对易彩虹十分不悦地说道:“喂!搞什么搞?拜托通知一声先!”哪知易彩虹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向着他又劈头盖脸地抽来。阳风虽不知这其中的道理,但想到易彩虹绝不会没来由的进攻自己时又恢复了常态,一边躲闪,一边笑嘻嘻地说:“易姐姐,我知道您是想试探一下我的功底,想不到你不仅人长得这么漂亮,武功也是一等一的好呢。只是……”易彩虹一听不知是计,于是冷冷地问道:“只是什么?”阳风见易彩虹终于开口讲话,心中自然欢喜。于是满脸邪笑地说:“只是易姐姐心疼我,舍不得打我呀。”易彩虹听到这里真是又羞又恼,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也好,那就让他尝尝我的利害。想到这里,易彩虹从身后抽出一把利剑来……“风雷剑法——猛虎连击斩!”随着易彩虹话音刚落,手中利剑竟然化作满天的剑影向着阳风疾刺。“原来这就是剑术……”还没明白怎么个状况就被打的趴在地上的阳风无力的想到。看到被打倒在地的阳风的狼狈样,易彩虹不屑地说:“要不是看在女王的面子上,我这一剑早就要了你的狗命,还不快点滚起来跟我学习剑术,真是不中用的东西。”阳风虽然极不情愿,但人家的剑术确实高明,自己的水平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想到这里,阳风哧溜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易彩虹说:“易姐姐,多谢您刚才的赐招儿,不过能不能慢一点,我都看不到啊。”听了阳风发自肺腑的一番表白,易彩虹没有丝毫被打动的意思, 正规安徽11选5投注网依旧冷冷地说:“以后称呼我叫易副军长。”听到易彩虹冷冰冰的话语, 安徽11选5手机投注阳风想道:这易彩虹不愧叫“冰爆美人”, 安徽11选5在线投注平台真是冻得想让人发抖呢,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不过,美人毕竟是美人,即使冷冰冰得也是那么美得让人惊艳。“愣什么神呢?快专心跟我学剑,真是朽木不可雕。”话音还未落,鞭子已经到了阳风的面前。这次阳风躲闪不及,被打个正着,疼得直咧嘴,可是再也不敢抬着头了,怕被易彩虹看到他走神又挨鞭子,低着头暗自寻思道:想不到这么个美人脾气竟然如此之坏。以后可得小心些才好。易彩虹教阳风练剑异常严格,只要阳风稍稍有点儿差错,易彩虹肯定毫不犹豫地抽出鞭子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向阳风猛打。经常打得阳风抱头鼠窜,他这时才明白,原来这个易大副军长来这里不仅仅是教自己练剑,而是要找个发泄的对象呀。这个该死的丹马斯老头也真是的,他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提前告诉自己,让自己有个心里准备也好,唉!悔不当初呀,不过现在悔之晚矣。不过毕竟是严师出高徒,经过易彩虹这样半个月的地狱式训练,阳风也确实长进不少。现在的他已经把风雷剑法的精要领会了,那就是气势如风,攻势如雷,非常适合用于战场上的剑法,也是非常适合易彩虹的——冷酷之剑!“风雷之剑—破灭斩!”阳风大喝一声砍向易彩虹。“好强的气势!不过……双牙!”只见易彩虹轻松招架,将阳风的剑招轻松卸开,不过这次完全是凭借多年的经验,如果单拼气势与招数,自己恐怕没那么轻松了。两人收剑立定,易彩虹仍是一副冰冷的面孔,道:“能教的都教给你了,你现在缺的是经验,记住,剑—是要用自己身体去体验的!”“喔,你要走了吗?”大概是最近一阵子都和易彩虹在一起的缘故,又或者是练习“风雷剑法”的原因,总之阳风最近感觉自己也仿佛冷酷了不少。“前线已经越来越乱了。”易彩虹出乎寻常地说了句练剑以外的话,她若有所思的望着赛尔防线的方向停顿了片刻,道:“你以后好自为之吧!”说完骑上她的小红马,就这样在阳风的视线里逐渐消失了。“谢谢你这些天的教导。”阳风对着远去的冷美人虔诚地说道,这些天来除了感受到她的冷酷,还有她的孤单,这使他知道了易彩虹并非他想象中的冷酷而又高贵的大小姐。“哎!傻小子,看什么呢?是不是舍不得人家啊?”大道师丹马斯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并用手在阳风眼前晃动着说道。“啊!是你呀。那个脾气暴躁的家伙,有什么舍不得的?倒是这几天来都没有见到你这老头,让我很是挂念呢。”阳风看到好多天不见的丹马斯,心中立刻充满了热情。“不说这个了,让我先来试试你,看看你这一阵儿是不是在偷懒。”丹马斯说完摆开了架势。丹马斯试过阳风的道术和剑法后,觉得他这几天真是进步神速,吃惊的同时也为他感到由衷地高兴和欣慰。经不住阳风的苦苦哀求,两天之后丹马斯终于同意让阳风去“精灵之森”了。“臭小子,在你去‘精灵之森’之前,先去女王陛下的后宫一趟,说不定有什么好事等着你呢。哈哈,年轻人可真好啊!”丹马斯捋着自己花白的长胡子,大笑着远去。望着大道师那朴实的背影,想到这些日子来所受的教诲和大道师拿他当自己亲生儿子般的对待,阳风对这位老人的敬重、感激之情油然而生,这份真挚感情绝对超出了平常师徒之间的感情。向女王后宫走去的阳风独自嘀咕着:也不知琳娜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该不会是因为遭到我的拒绝而怀恨在心想报复我吧,又转念一想也不对,要是那个小美人想报复自己,也不非得在自己的后宫这么明显呀,新闻资讯那究竟会是什么事呢?怎么也想不明白,又想到第一次和她独处一室时的美妙的感觉,阳风把一切都抛到了脑后,甚至现在都有些后悔自己刚开始时的决定呢。正在胡思乱想中,猛得一抬头已经到了女王后宫的大门口了,站在门口的两位宫女连忙向阳风行礼,笑着说道:“快进去吧,女王陛下正等您呢。”阳风穿过几道门,来到后院,这是女王的一个寝宫,也是女王平日练功的地方。阳风走进来看见女王正站在一棵石榴树旁,望着火红的石榴花发呆,阳风怕惊了圣驾,只好悄悄站在一旁。自从阳风拒绝她以后,琳娜总有种怪怪的感觉。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的琳娜没有回头,只是轻轻说道:“你来了。”说完脸竟有些微微发红了。当然阳风没有看到。“嗯。”平常话多的阳风此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女王调整了一下思绪,扭过头来关切地问道。“当然是越快越好,我打算明天就出发。”阳风快人快语得道出了自己的想法。“嗯!”女王琳娜略一犹豫后向着空中高声念道:“精灵召唤!光之大精灵!”随着琳娜的话音落,一个半透明的浑身发着奇异白光的大精灵出现在空中。“啊!你这是魔法吧?”阳风感到空中充斥这大量的魔法元素,大声惊呼道。“不错,这是使用了精灵石的缘故,自从五大精灵被打散,她们便化为这样的精灵石散落在世界各地,不论任何种族,只要将自己的意念注入,便能召唤出大精灵且能使出相应属性的魔法。五百年前的大道师拉德利对这种召唤魔法相当在行,因此他也被人们称作‘大魔道师’。这就是光之大精灵的精灵石。”琳娜说着展开纤细白嫩的小手,一个散发着淡淡白色光芒的晶莹剔透的石头便出现在阳风面前。“这个你拿着,可能会有用。”女王琳娜说完便郑重地把石头交到阳风手里。“好漂亮的精灵石啊!谢谢啦!”美人情重,并不知道这小石头价值的阳风当然更不会拒绝,而且接过来的时候趁机摸了她小手一把。阳风见她只是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并没责怪,不禁心头大乐,转而摆弄手上的精灵石,并试着将自己的意念注入其中。“哇!这么大?”看着出现在空中比刚才还大不少的光精灵,阳风和琳娜一同叫道。其实因为阳风体内本来就有大量魔力,召唤出来自然要强不少了,当然目前别说别人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状况呢。“本来人家还想教他如何召唤呢,想不到这家伙这么有魔法天赋,连教都省了。”这样想着的琳娜却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着强烈的失望感觉。“喔、哈哈!太酷了,这就是召唤魔法吧!”单线条的阳风丝毫没有察觉人家女孩家的心里变化,以为自己多伟大的自顾自傻笑。琳娜叹了口气。唉,想不到这个色魔竟然魔法、道术都这么有天分,咦?那以前拉德利被称作大魔道师,假如面前的这个色魔以后成名的话,是不是应该叫做“色魔道师”啦?想到这里忍不住“噗哧”一声娇笑。“喔……”刚好扭过头来的阳风看到琳娜的这个迷死人的笑容立刻呆立在原地,张大了嘴巴,口水仿佛小溪一般不停的“下流”。琳娜虽然现在不再那么讨厌阳风这副嘴脸了,但毕竟不好再和他这么一起独处着啊,于是丢给阳风一块黄色的绣花手帕,匆匆跑掉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的阳风拿着琳娜香香的小手帕一边擦拭嘴巴,一边喃喃自语,道:“妈的!美、太美了,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要追上手!”并把那擦完他哈喇子的手帕郑重其事的叠成一个小方块,珍重的放进自己内衣口袋里。而此时跑进自己卧室的女王琳娜,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跺脚,大叫道:“糟啦!那手帕……上午我擦过鼻涕啦!”回到自己屋里的阳风,甜言蜜语拒绝了茉莉要跟自己去冒险的念头,不过看到这位与女王琳娜可相媲美的小美人,阳风那刚才好不容易抑制下去的欲火又开始猛烈得燃烧起来。一阵疯狂的云雨之后,吻别了这位标致的小美人,在这个小美人依依不舍地注视下与可灵一起离开皇宫,向家走去。“妈!我回来啦!”还没进家门,阳风便大声喊道。“风儿!你总算是回来了,快让妈看看是不是瘦了。”凯琳一面说着,一面拉过儿子仔细地从头到脚看个不停。她也不想想,在皇宫里整天吃山珍海味,怎么可能瘦了呢。而且他还活得很“滋润”呢。看到儿子不仅没瘦反而更加精神英武,凯琳那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已经对现在事情猜出大概的凯琳知道儿子现在可能是人类最后的希望了,也不知自己心里是喜还是忧。当得知儿子要去“精灵之森”去寻求“大精灵的守护”竟然是为了加入军队,凯琳不禁莞尔而笑,这孩子还是小时候的倔脾气,定是议会的人故意为难他吧?不过,去精灵族倒是不用太担心,这孩子这次恐怕得吃个闭门羹了。回来后就给他准备婚事吧。“风儿,你快去看看莉莉丝吧,自从你走后,她一直很担心你呢。”阳风何尝不想早点见到他可爱的老婆呢,只是碍于老妈的面子罢了,见母亲这么说,于是赶紧说:“妈,那我就去了。”说完一溜烟儿跑了。见到日思夜想的莉莉丝,天知道他有没有时间想,两人自是有说不完的悄悄话。阳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要外出几天,让莉莉丝不要担心。“不嘛!我不让你去,好容易才见到你,你又要走,你让人家可怎么过。”莉莉丝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已经饱含了晶莹的液体,阳风见状不由得心下不忍,但自己已经决定了去得到“大精灵的守护”了,也不能临阵退缩呀。于是一把搂过莉莉丝温柔地说道:“我可爱的老婆大人,本来我是不敢违抗您的命令的,只是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向你保证,一办完事,我马上回到你的身边给您老人家做马做牛,任您差遣。”莉莉丝听到这里,不由得“噗哧”一声破涕为笑了,一旁的可灵偷偷做了个想吐的动作。和特鲁尼克夫妇告辞的时候,这个胖子在听到阳风小声向他说明去干什么后大吃一惊,郑重的问道:“真的要去吗?”虽然知道未来女婿的倔脾气,但特鲁尼克可不想这个冒失的小子就这样闯入精灵之森。“是啊,我答允了人家的,一定要办到的。而且听说好象没什么危险喔,特鲁尼克大叔您就放心好啦。”阳风一脸轻松地说道,好象他只是去旅游几天,而不是去完成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等我一下!”特鲁尼克说完跑进了他的“藏宝室”。片刻之后,特鲁尼克手持一把做工非常考究的银白色利剑递到阳风面前,严肃的道:“剑名‘星云’,是矮人族打造的唯一一把完全的秘银之剑,你带着应该会有用。千万别拒绝,而且有一点你要记住,虽然人类现在与精灵是盟友,但其实既非我们真正的朋友也并非我们的敌人。”特鲁尼克的这把被称为“星云”的秘银剑可是他拼着老命几乎倾家荡产才换来的,就连皇宫大臣出天价想买,他都没舍得卖,据特鲁尼克说这把剑曾经被前世纪的某位勇者用来砍死过一只恶龙而具有神秘的力量。他想既然是自己的女婿,那自然也是自己的,所以才舍得拿出来。接过银光闪闪的“星云”,阳风不由大发感慨,秘银—大陆最为昂贵的金属,只要掺了一点便可使武器融入法术的力量,拿着这样一把完全由秘银打造的兵器,无怪乎他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出了家门,莉莉丝执意要再送阳风一程,可灵也紧随其后,因为精灵族对魔族的气味非常的敏感和厌恶,因此这次可灵是绝对不能跟去的。在小树林深处和两女一起大战三百合之后,阳风背上星云之剑在官道上拦了一辆马车,马车载着阳风向“精灵之森”的方向驶去。“精灵之森”位于昆仑山脉以西,方圆数百里的丛林地带,付给车夫两个铜币,阳风进入了精灵之森的边缘地带。“妈的,帝国的人真是冷淡,都没有专车接送,只给了十个银币做差旅费。”阳风一边嘟囔着一边向茂密的森林走了进去。其实他只用了一枚银币换成十个铜币,并且打算以一个银币的预算完成这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其余的九枚统统进入了他的私人小金库,他这种勤俭节约的习惯也为他今后的富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下面的人类!停下你的脚步!”阳风随着发声的地方望去,原来是正前方头顶的树杈上站立着一个忽闪着一对透明翅膀,身高一尺有余,手持弩弓的艾雅族精灵,绝对比人类美女还要漂亮。而当他仔细看去时,原来树林里每隔十来米便有这样一个精灵守卫。“喔!这位大姐,我是帝国派来的,有紧要事要找你们的大精灵,能否方便让个路?”阳风尽力摆出谄媚的嘴脸。妈的,这么漂亮的东西,要是能弄到床上不知有多精彩,虽然有这样向往,但他也知道对于这些不喜欢与人类接近的家伙们,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嗯,请出示你的证件。”毫无任何感情的例行公事的话语从精灵那张小巧的朱唇里发出来。阳风立刻傻眼,“什么证件?帝国的那群王八压根没提过!”第一次和精灵们打交道,在这看起来毫无感情的尤物面前,他也难免不适应。“不行,不论使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完成这次任务。”这样想着,立刻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道:“这是紧急军情,我一定要亲自与大精灵谈。”这个侍卫知道最近人类那边出了不得了的大事,做为盟军的她们也格外紧张,但是如果没有任何证明而要与她们的主人大精灵见面,她是绝对不允许的,但拒绝又怕耽误军情,于是想了想对阳风道:“你等一下,我去叫我们队长来。”片刻之后,刚才的侍卫和一个皮肤略黑,并无透明羽翼但身材及其丰满并且明显比艾雅族高大的多的精灵来到阳风身前。“这是我们的队长—暗夜精灵娜沙。”那个守卫简要的介绍了一下便退在了一旁。“人类,什么事?”娜沙显然非常讨厌阳风那定在自己硕大的胸脯上的怪异的眼光,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厌恶。擦了擦嘴角流出的一丝口水,阳风废了好大劲儿才把眼光从娜沙那只穿一层薄纱的傲人美体上挪开,定了定神,道:“大姐姐,一看您就知道您肯定是个通情达理的大姐姐,这次因为情况紧急,我也没来得急带证件,希望您能通融一下先,求您带我去找一下大精灵希尔芙,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找她。”这个人类是不是白痴啊?大精灵对于精灵族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不但没有任何凭证就想找大精灵,而且还直呼她的名号。娜沙厌恶的看了看眼前的人类,非常不悦地道:“不行!有事跟我说,没事快滚出精灵之森!”看来阳风嘴甜的优势没有起到一丁点儿作用。听到不客气的逐客令,阳风仍然厚着脸皮笑嘻嘻的道:“不行啊!大姐姐,我一定要得到什么‘大精灵的守护’才行啊,拜托姐姐您帮个忙先?”如果说刚才还是厌恶的话,那么现在的娜沙绝对的愤怒了,这个混蛋人类,竟然敢提这样的要求!“大精灵的守护”那是必须要大精灵将自己的‘心’奉献给对方才可以的啊!想到这里的娜沙举起了手中的权杖,第一次准备对人类进行攻击。感受到对方十分不友善的气势,阳风知道情况不妙了,他可想不通自己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这个尤物干嘛生那么大气呢?不是人们都说精灵们是感情平淡而又热爱生命的种族吗!“人类!限你马上离开精灵之森,否则我会用武力让你离开。”娜沙说着的同时开始提升自己的精灵之力,进入战斗状态。“哼!看来精灵们都是一些不通情理的家伙们,那我只好用强的了。”阳风看到周围把弓箭对准了他的几个精灵气愤的说道,握紧手中的秘银之剑,正好试一下自己这些日子来的成就。

原标题:AG击败TES,笑影炸弹猫一炸成名,粉丝欣慰:老帅可以放心了

原标题:4月30日财经早餐:美联储按兵不动全力挺经济,美元走低黄金升上1710,油价一度大涨36%,欧银利率决议在即

  大乐透 20039期

,,陕西11选5
上一篇:罗笈多的勇猛吸引了周遭人的仔细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江苏快3投注网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