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沙看着眼前这个不知知难而退的人类,娇吆一声:“自然之力!”手中权杖击向旁边的一颗大树。阳风不知她为何打向旁边的大树,但来不及思考,几只劲箭带着巨大的力量射向自己

因为只有让所有男人恢复

娜沙看着眼前这个不知知难而退的人类,娇吆一声:“自然之力!”手中权杖击向旁边的一颗大树。阳风不知她为何打向旁边的大树,但来不及思考,几只劲箭带着巨大的力量射向自己下盘,阳风只轻轻一闪就躲过去了,几支箭深沉射入地下的泥土里。看来精灵们并无杀害阳风之意,只是想迫他让他退出。一剑拨开最近的一只劲箭,阳风紧接着跃向一旁避开了又一轮的射来的箭支。刚落稳脚,阳风发现身旁的大树竟然象活过来一般,两根树枝象手臂一样向他拍打过来。“风雷之剑—双牙!”阳风手中利剑瞬间变成无数剑影,非常利索的将身前伸过来将要把他捆住的树枝砍成碎木。跃向一侧的同时将左手凝聚的纯阳之气释放,“出来吧!木蜘蛛!”“大家小心!是纯阳道术!”娜沙大喝的同时取出背上的弓箭,抽出三只箭同时向阳风射了过去,阳风看出对方的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而且这次是全力施为,毫不留手。阳风发出的大蜘蛛伸出两个触角,象手一样灵活地抓住了两只劲箭的箭身,而阳风则轻易的用密银之剑砍断了剩余的一只飞箭,阻挡住了箭的强烈的攻势,不愿再和她们缠斗的阳风在躲开了另外射来的两支箭后,用密银之剑向精灵们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一阵猛砍,精灵们迫于他凌厉的剑势,不得不一步步向后退去,而阳风则趁机向森林深出急奔而去。刚想要追击,娜沙发现面前的大蜘蛛突然翻了个身子,肚皮向上躺在地上,而它那八只腿竟然迅速的伸长到自己和其他几个精灵的面前,并且肚皮上的一个小洞里不断地冒出洁白的银丝,而这些银丝也向着精灵们缠去。“喂!该死的人类!你站住!”几个追上来的地精大声的吼着,对着这样的话语当作没听见,阳风向着森林狂奔的同时不断的躲避、隔挡射向自己的箭支,妈的,精灵族的弓箭手还真是难缠,虽然好几次都险险避开,而且地精族的那些袖珍美女想不到速度那么快,好险就追上他了,不过阳风对于现在自己这么敏捷的身手还是十分满意的。在迪特领主的宫殿内的后殿内,白霞领主坐在桌旁,一个手托着下巴,一个手里拿着一张巴掌大小的卡片正在暗自神往。这时紫霞悄悄走过来,白霞由于出神竟没有觉察到,紫霞蹑手蹑脚走到白霞背后,“哇!”的大叫一声,吓得白霞猛得一抖,卡片从手里掉到桌上。“白霞姐姐,想什么呢?”紫霞充满恶作剧后的满足感,笑着问道。白霞满脸慎怒道:“你这该死的,进来也不先打个招呼,你想吓死我吗?”“白霞姐姐,我可不敢,不过,这是……”紫霞一眼看到桌上的卡片好奇地问道。顿了一下,不等白霞回答,紫霞竟跳了起来大声叫道:“白霞姐姐,这张卡片不是阳风到‘精灵之森’的通行证吗?你怎么没有给他呀?”看到被揭穿,白霞禁不住俏脸通红,强词夺理道:“哪里是没有给他,是我一时过于忙碌,忘记罢了。”紫霞看到白霞的神态,此时已猜中十之八九,一脸坏笑地说道:“我看恐怕不只是忘记了这么简单吧?”被说破心事的白霞羞愧难当,俏脸越发红了起来,满脸怒容地站起来气呼呼地说道:“你这该死的小东西,看我不收拾你。”说着紧握秀拳向紫霞打去,紫霞赶快笑着跑开了,但白霞仍旧不依不饶地追赶着紫霞。但心却早已飞到很远的地方。那个家伙这会儿应该到了“精灵之森”了吧,没有通行证,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那我就又能见到他了。白霞这样幸福地想着。在阳风跑了不知有多远,也不知躲过了精灵们的多少呼啸着射向他箭支后,终于他面前的视野豁然开阔了,这就是精灵之都了吗?望着眼前森林里一块若大的空地上的典雅的建筑群,以及建筑群中央处雄伟的大精灵宫殿,阳风还没来得及感慨便发现自己已经处在精灵卫队的包围之下了,没有了树木的空地,就连阳风的头顶都围满了带着一对漂亮翅膀的可爱的小精灵们,但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们却无一不是把弓拉满,把箭放在弦上,充满敌意地望着他,这让阳风大感头痛。正在阳风要举手投降的时候,从包围圈中走出一个皮肤白皙与娜沙差不多高大的美艳精灵来到他面前,平静地说道:“人类,跟我来吧。大精灵主人要见你。”说完示意众精灵让开一条路来。“玛薇主人,他……可是要……”刚刚追赶阳风到来的娜沙气喘吁吁的抗议却被玛薇做手势给打断了。进入华丽的不亚于人类皇宫的大精灵有宫殿,阳风看到端庄高贵、丰满无比的风之大精灵希尔芙,用流了满地的哈喇子表达了他对大精灵的敬意。娜沙看着他的模样暗自骂道:“无耻!”“人类,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千年的岁月让希尔芙感觉面前的人类并非普通人,由于和人类是友军,所以希尔芙尽量以和气的态度对待这个虽然她很讨厌的人。“大精灵姐姐,老早就听说您高贵典雅,气质非凡,比神还要受人尊敬,今日能一睹您的风采,我这十几年也就算是没有白活。神仙姐姐,知道您大度无比,希望神仙姐姐您能照顾一下小弟,把‘大精灵的守护’赐给我吧。”阳风又是运用甜言蜜语的攻势并把目的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从没听过有人敢这样直接的要求,希尔芙对面前看似色迷迷的人类似乎越来越感兴趣了,“喔,就是不惜动武也一定要得到吗?看来你十分相信自己的能力啊。”看来阳风的攻势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虽然希尔芙听着也很受用,但毕竟是关系到自己的半条命的性命攸关的大事。“是啊!因为我有不得不完成的任务。”阳风一脸坚定的表情说道,因为只有让所有男人恢复,他才能无忧无虑的去泡美眉啊!否则现在没有竞争的状态是多么的无聊啊!“你叫什么名字?”“阳风”看着面前男人的坚定表情,大精灵说道:“那好,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如果你能打败我,那么我便将我的生命托付给你!”“等、等等,神仙姐姐,什么将生命托付给我,不是这么严重吧?”这样想着的阳风终于明白为什么精灵族对他那么的痛恨了。但是由不得他再过多地解释,大精灵已出手的精灵魔法——精灵之火已经向他打了过来。“出来!牙龙!”最短时间里凝聚了自己所能发出的最大能量,在精灵之火马上要打到自己面前时,阳风才勉强发出了水属性的牙龙,水与火的元素在空中狂暴的碰撞,零星的火花溅到阳风身上,虽然这点火星对他身体没什么大碍,但却让他心里一窘。这就是大精灵的实力吗?随意的一击就让他快吃不消了,可见这次的使命还真是没那么容易完成呢。但是在周围的精灵族的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她们的目光在瞬间变的惊讶至极以至于呆滞起来,这个人类不但对大精灵的精灵魔法不躲不避,居然用道术硬拼之下把精灵魔法完全抵销了!这时玛薇有点后悔听众大精灵希尔芙的命令把这个男人带进来了,悄悄从背后拿出了弓箭。其他的众精灵也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纯阳之体?你们都住手,吉林快3静静的看着就可以, 吉林快三我还应付的来。”希尔芙阻止道, 吉林快3走势图不知道为什么, 吉林快3开奖网希尔芙很想看到这个实力比他弱的多,却没一丝气馁之势的男人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嘿!是吗?那接下来我可要加把劲了。”阳风说着抽出秘银之剑—星云,剑尖直指希尔芙,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杀气。“喔,想不到星云剑在你这里。”希尔芙看到秘银之剑很是吃惊,她此时更是不敢大意,也拿出了好久不用的风之精灵剑—断影,一把镶满红宝石散发着蓝光的神秘大剑。“喝!风雷之剑——破灭斩!”阳风发出了他最强的气势,向着大精灵斩击过去,其实当他看到大精灵强大的力量时他便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连他自己也想不透,他现在的心里竟然只是在渴望战斗。“还算不弱的愚蠢的人类!”希尔芙快速的移动她曼妙的身躯迎上了阳风的剑。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希尔芙的每一剑都恰到好处的化解了阳风的剑招。“可恶!你给我接招!牙龙七连斩!”阳风运足力量,大吼着向希尔芙劈去。“只有力量是不可能战胜我的!”大精灵说着挥舞手中的大剑正面迎击阳风这一招,不同的是,原本蓝色的剑上爆出了大量的雷电!“啪!”的一声巨响,阳风正中其招,被雷电击中的阳风与手中的剑分别向两个方向飞了出去。希尔芙对玛薇说道:“你们把他抬下去休息,他醒来后再送回帝国。”中了自己的雷霆一击,想必这个人类要麻痹好一阵子吧。“等等,我可不能就这么回去啊!”在众精灵的惊呼之中,阳风居然站了起来,捡回自己的剑,道:“好厉害啊!这就是魔法剑吧?”虽然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要胜希尔芙是不可能的,但是不服输的倔性子却使他不得不再次站起来面对强敌。这一次大概是最后的机会了,阳风想到这里伸出左手朝向大精灵,道:“出来吧!金之鬼手!”一只巨大的金色鬼手向着大精灵飞去。“喔,强弩之末了吗?”大精灵看着速度、气势明显不足的鬼手正要迎击,却发觉情况不对。原来阳风仍旧站在原地并且凝聚了非常强烈的纯阳之气。阳风将身体中所有的真气完全凝聚到左手,大喝道:“出来吧!火凤凰!”这是他第一次同时唤出两个属性的能量体,额角微微冒出虚汗。但是招式并未就此中止,只见阳风大喝道:“纯阳剑道之火凤凰!”左手托着的火凤凰被阳风狠狠的拍向右手中的星云剑。一阵红光闪过,此时的秘银之剑除了剑柄完全变成了火红色,并且一只巨大的火凤凰盘旋在剑刃上!“阳道之剑——凤凰破灭斩!”阳风双手握紧这把“凤凰剑”,在众精灵惊异的目光中冲向了大精灵希尔芙。“好厉害的人类!一瞬间便将道术与剑法融合悟出如此可怕的招数。”但是希尔芙不愧是生存了上千年的大精灵,立刻冷静下来应对阳风的气势非凡的杀招。希尔芙马上用右手瞬间形成一个魔法盾来抵挡急速飞至而来的锋利的金之鬼手,剑交左手,大量的冰冻魔法集聚在精灵剑上准备应付阳风那气势汹汹的火焰剑。“乒”的一声,冰、火两把利剑交击在一起,这一交手希尔芙反而放心不少,原来这招式虽然厉害,但阳风后力不足,现在虽然凌厉,但只消片刻攻势便会瓦解,只不过现在两面被夹攻,实在不体面。拼上希尔芙的精灵之剑,阳风是有苦自己知,她的冻气太厉害,自己现在只能把体内的阳气大量的输往剑上与她抗衡,不过真不知道还能维持几秒。就在阳风和大精灵陷入一动不能动的消耗战的紧急关头,一道黑影从大精灵宝座的后面如幽灵般地飘了出来,以快似闪电的速度刺向大精灵的后心,而周围的众精灵连惊呼都来不及了!阳风看着冲向希尔芙的黑影,已经知道事情不妙,因为自己一味想打赢大精灵,才使她陷入这样不能自救的局面,决不能因为自己只是想得到“大精灵的守护”而把大精灵害死啊!想到这里,他的壮志豪情油然而生,走势图分析就算是为了救大精灵而死,他也会去勇敢的面对,承担他的责任,他是决对不会逃避的。转瞬之间,阳风拼尽全身的力气撞向希尔芙,本以为是阳风暗中助手刺杀自己的希尔芙正觉得难逃此劫,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正与她拼命的男人竟然把他撞开了!“不会吧?那么凌历的杀气,就算自己全力以赴也未必能挡住,撞开自己的阳风又如何避开呢?”想到这里,被阳风撞得坐在地上的希尔芙连忙扭头向阳风望去。一抹鲜血喷在了希尔芙的脸上,她只觉得眼前一道红光,擦去眼上的鲜血,希尔芙睁开眼看到的一幕就算她经历了上千年的岁月仍是被震撼了,一个刚才要拼命打败自己的热血男人,为了救自己,心脏被一柄锋利的匕首完全的贯穿,正笔直的向后往地上倒去。鲜血从伤口汩汩地从伤口往外冒着,阳风则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精灵们被这形势突变的一幕震惊的惊得呆立在当场。这时希尔芙只有种想要奔过去抱住阳风的冲动,但是对面的蒙面黑衣刺客见刺杀被破坏,毫不犹豫的抽出背后背着的一把剑,以更加凌历的气势向着希尔芙砍了过来。而此时回过神来的精灵们才纷纷拿出武器向刺客包抄过来。现在这样的局面,由于缠斗的两个距离太近使得精灵们最拿手的弓箭没法使用,于是玛薇带领着周围的精灵们按一定的次序向刺客冲去。而娜沙则是立刻冲到阳风身边,紧张的查看刚才她还十分讨厌的这个人类,一想到他竟然不顾生命去救希尔芙,娜沙现在恨不得以自己的生命来换取这个人类的生命,她以最快的速度拼上自己凭生最大的力量用自己的恢复魔法来为这个让她感到很奇怪的人类来疗伤,即使自己为此耗尽生命也在所不惜。但是阳风却没有因为她的虔诚和治疗而醒过来,反而气息越来越微弱,心跳也越来越缓慢。黑衣刺客以非常灵巧的身手避开希尔芙夹杂着雷电的利剑。看着黑衣刺客随着身形剧晃动而剧烈颤动的饱满酥胸,就连希尔芙也十分纳闷,这么丰满的身材居然有这么灵巧的身手,在与她互砍一剑后试探性的问道:“你是暗魔一族的吧?”魔族刺客虽然剑法、身手都达一流境界,但社会经验明显不足,略一犹豫便让希尔芙知道了所猜不假,立刻凝聚了对暗魔族最有效的光明魔法在剑身上。丰满的魔族少女见对方一下便试探出自己的底细,暗自抱怨自己心眼儿太少的同时索性使出自己最厉害的杀招以便尽快达成任务。做为暗魔族新一代最杰出的代表,她对自己实力还是有相当自信的,对着已消耗了大量精力而且明显心神不宁的大精灵,她觉得还是有的一拼。“暗黑魔法——”身形一纵,躲开背后砍来的几把兵器,手中凝聚了大量黑暗元素的黑衣刺客叫道:“噬日!”同时转身将手中的巨大的黑球向着身后扔去。“你们小心!”发觉目标竟然是周围的精灵,希尔芙不禁大声呼喊,但是被攻击的精灵们身手明显不足,除了玛薇之外,其她的想要躲避已是来不及,惨呼声中,六个精灵被打飞,其中两个受了相当严重的伤势。希尔芙狠狠一剑砍向刺客,厉声喝道“退下!”当然这句话是说给众精灵的,精灵们虽然不甘心,但是大精灵的话对她们就是圣旨,唯有乖乖退开,而她们一边观战,一边不自觉的都围在了阳风身旁。这时蹲在地上,用两只手臂抱着阳风上半身的娜沙抬起头,望了一下大家明显关切的眼神,喃喃的道:“心脏完全没有跳动了,阳风他已经…”说到这里娜沙感到自己喉咙里难受的竟然说不出话了,这样的感觉对她来讲生凭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结果,包括大精灵在内,所有精灵都是心头一震。而黑衣刺客则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一剑刺向希尔芙的露出的一个小小的破绽。一个躲避不及希尔芙的臂膀被刺了一个小口,鲜血流到她雪白的肌肤上,显出一种另类的美艳。娜沙此时轻轻把阳风放在地上,站在玛薇旁边,和其余的精灵一起悲伤地看着受伤的希尔芙,口中喃喃的祈祷道:“求神保佑精灵一族吧。”当听到阳风已死后,希尔芙感到怒从悲来,心想若不是这个刺客,阳风断然不会死,不管怎么说阳风都是为了救自己而死,一定要杀死这个魔族的刺客为阳风报仇。而魔族刺客也觉得此地不易久留,这样下去精灵族越聚越多,一会儿,即使自己得手后也难以脱身。于是两人都凝聚了自己最强的力量准备以死相拼,但突然之间她们发现灌满自己魔法的剑竟然停在空中不能移动分毫。大惊之下,两女发现竟然是一个人,分别用他左右手的两根指头夹住了这两把剑,而这个人,赫然是已经“死去”的阳风!“你没事吗?”大精灵希尔芙虽然对他轻易就阻止了自己和魔族刺客的行为感到震惊,但看到他竟然没死,喜悦的感觉竟然更多一些,于是关切地问道。“不可能,心脏明明没有跳动啊?”黑衣刺客纵使再冷酷平静,在“听到”阳风没有心跳而看到他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这样的事,也不由得惊的失了方寸。众精灵看到阳风突然影子一般出现在两大高手之间,先是一惊后,不约而同地扭头看看刚刚阳风躺过的地面,只见地上只剩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匕首,可见阳风是“死而复生”,不自觉的心里一阵儿高兴。一阵阴森、低沉的声音出自阳风的口中:“心脏?只有弱小的生物才需要吧?”天啊!什么叫“弱小的生物”?这样的话听得所有人都满头雾水,但毕竟阳风救过自己一命,大精灵希尔芙忍不住问道:“阳风,你到底怎么啦?”她有点怀疑他头壳是否坏掉了或是被刚才的发生的事情吓得脑子坏掉了也不一定。“啪!”的一声,阳风略一用力,两把剑纷纷从两人手中脱落,剑在空中划了两道优美的弧线便飞回到阳风手中,阳风轻轻挽起剑尖,轻蔑地一下子将黑衣魔族的面罩挑了下来,金属面罩随着剑势慢慢向地下滑落,竟然是个极度青春美貌的少女。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两女明显感到那种力道绝对不是人类该有的。希尔芙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心中百感交集道:“阳风,你……”冷冷的极为傲慢的声音发自阳风的口中,道:“阳风?喔,那个白痴人类啊?拜托别拿我和那样的傻瓜相提并论。我的名字是——暗风,哼哼,做为帮我出来的答谢,你们两个就终身做我的奴隶吧!”话音刚落,抛下手中的剑,飞快的伸出双手向两女额头拍了过去,而这个自称叫暗风的,眼中此刻充满了红色的诡异光芒。奇拉村,阳风的母亲凯琳买完菜正往家走,忽然间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篮子掉落在地上,青菜撒了一地,目光转向西北方,颤抖的道:“命运……终究逃不掉啊……该来得总是要来的……为什么生命竟是如此的痛苦……”说到这里凯琳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片刻后,她擦干了眼泪,目光变得坚定起来,突然间这个中年美妇竟然一声不响地消失在原地,也多亏附近没人,否则大家一定以为闹鬼了。刚想冲上去帮忙的精灵们却猛然发现不知何时他们三人周围多了个黑色的大罩子,一个精灵用箭支试探了一下,居然刚一接触整支箭就化为灰沫。希尔芙和黑衣女子伸手格挡时却被暗风用怪异的手法极为巧妙的化解了,稍一疏忽便被拍住额头的两女惧慌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感受到体内生命的大量流失,两女突然想起了什么,大惊失色,但是现在无论怎么挣扎也是没有用了。“嘿嘿、好了,中了禁咒‘生命束缚’,以后你们好好做我听话的奴隶喔!”说到这里暗风摸了摸不能反抗的两女的脸蛋。“为什么你会禁咒魔法?”希尔芙惊讶的问道,这决不是一个人类该会的东西啊!当然她可没指望对方真能给她答案。不过出乎意料的,暗风竟然仔细的解释起来:“我今天才第一次控制这个身体,以前我只能接触到那个白痴人类接触的,这是帝国图书馆中一本古老书籍中记载的魔法,当然那个白痴只是一翻而过,不过我可是把他记下来了,正好派上用场。”“天啊!禁咒魔法!一般魔族练上几十年都未必成功,这个家伙竟然随意一试就有这么大威力!不可能啊,即便是‘生命束缚’也不可能连我的魔力都被夺走了吧?这能力究竟是……”希尔芙有些恐惧的自顾自说道,因为她发觉不但被夺去身体中的自由,就连其它的魔法也弱了很多,显然被这家伙一起夺走了。“很不错吧,这便是‘吞嗜’的力量,这能力我生来就有的,只是我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压制着,不能自由运用。嘿嘿,这么好的身体一直被个白痴占据,我还真的要好好谢谢我的两个奴隶喔!”说完就邪笑着看眼前的两个大美人,对着这个目光希尔芙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这不正是阳风那色魔般的目光吗?不,如果说阳风是色魔的眼神,那这家伙绝对是淫魔的目光,为什么只有这点这么象啊?唉,无奈自己被用了暗黑禁咒“生命束缚”,想要违抗也不行了。而黑衣少女想法则简单的多,对方拥有一种让自己很“舒服”的气息,而且他用远超出自己的能力把自己制伏,对于力量至上的魔族来说做她奴婢也是应该的,她现在不要说身体,就连心理都完全认同眼前的主人了,于是直接跪在暗风面前,道:“奴婢夜馨愿效忠主人。”暗风捏了捏夜馨细腻的脸蛋,低声问道:“为什么要刺杀她?”“这是我族长老的命令,并且承诺在得手后让我继承族长的位子,不过现在奴婢只想要跟在主人身边,能侍奉主人的左右就可以了。”夜馨说完后,对着暗风眨了眨她美丽的大眼睛。暗风得意的把两个丰满的美女按在地上,“不会吧?难道在这里……?”希尔芙虽然知道这是逃不掉的命运,但是看着周围只能傻傻观看的众精灵实在是有些不情愿,不过暗风却好象故意难为她似的,立刻把她剥光了,让她赤裸在大庭广众之下,然后就这样开始肆意的玩弄这个原本高贵、优雅被精灵族当神般崇拜的大精灵……

每次周末和心爱的另一半或是砲友度过一夜春宵后,总是被身旁的朋友问不停:“昨晚很棒吗?”究竟什么样的爱才算完美?由于每个人对的看法与感受不同,因此对于美好爱的定义也不尽相同。就分享7种大家最熟悉的爱,你最爱哪种呢?

,,吉林11选5投注
上一篇:恩斯特船长极为厌倦这栽贵族的味道    下一篇:购买名器的时候需要注意哪些小细节-    

Powered by 江苏快3投注网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